会员中心
当前位置:趣淘优选 > 有好货 >

你闻起来,像一个纸醉金迷的故事

海绵有话说:“英国香氛品牌Miller Harris的一款香,灵感来自于菲茨杰拉德的小说《夜色温柔》。灯初上,夜未央,将文字幻化为香气,以嗅觉为牵引,邀你探寻二十年代的纸醉金迷与空梦一场。”

英国香氛品牌Miller Harris的一款香,灵感来自于菲茨杰拉德的小说《夜色温柔》。灯初上,夜未央,将文字幻化为香气,以嗅觉为牵引,邀你探寻二十年代的纸醉金迷与空梦一场

闻起来像一个故事,并不是虚名。一款听到就觉得是文青会爱上的香,Tender is the Night,夜色温柔。正如其名,这款香的灵感来自于菲茨杰拉德的小说《夜色温柔》。

F·S·菲茨杰拉德(1896—1940)的名字或许陌生,但他的另一部小说你一定听过,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。 一支纸醉金迷的笔,菲茨杰拉德惯常为“爵士时代”吟唱华丽挽歌,作为二十世纪美国最杰出的作家之一,他是浪漫主义最后的拥趸。

F·S·菲茨杰拉德(1896—1940)的名字或许陌生,但他的另一部小说你一定听过,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。 一支纸醉金迷的笔,菲茨杰拉德惯常为“爵士时代”吟唱华丽挽歌,作为二十世纪美国最杰出的作家之一,他是浪漫主义最后的拥趸。

F·S·菲茨杰拉德

F·S·菲茨杰拉德

短短四十四年的人生,他的遭际几经跌宕起伏,在名利场中看尽世态炎凉。二十世纪末,美国学术界权威在百年英语长河中选出一百部最优秀的小说,凝聚了菲茨杰拉德才华横溢的两部长篇小说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和《夜色温柔》均榜上有名,前者更高居第二位。

Miller Harris以此为灵感出香水并不让我感到意外,因为它的确是一个不能更文艺的牌子。从静默玫瑰、夜色下的梨树到大地鸢尾,每款香都很对文青的胃。

Miller Harris以此为灵感出香水并不让我感到意外,因为它的确是一个不能更文艺的牌子。从静默玫瑰、夜色下的梨树到大地鸢尾,每款香都很对文青的胃。

Miller Harris 的伦敦执行长 Sarah Rotheram 是一个极具艺术家气质的香氛主理人,曾把阿蒂仙之香跟潘海利根推到主流消费者面前,让原本小众的沙龙香广为知名。 她在2016年夏天读到《夜色温柔》时,小说中的一段话彷佛迸出香气般摄魂,让她决定找来2位调香师以此为灵感做一款香。

Miller Harris 的伦敦执行长 Sarah Rotheram 是一个极具艺术家气质的香氛主理人,曾把阿蒂仙之香跟潘海利根推到主流消费者面前,让原本小众的沙龙香广为知名。 她在2016年夏天读到《夜色温柔》时,小说中的一段话彷佛迸出香气般摄魂,让她决定找来2位调香师以此为灵感做一款香。

书中这样写道:她继续前行,游走于粉红云朵般蓬松凌乱的缤纷牡丹花丛里,以及墨黑色和棕色的郁金香丛与娇嫩纤细的长茎紫藕色玫瑰之间,花儿们宛如甜点橱窗里的糖霜花朵般地晶莹剔透——如同一首饶富色彩的诙谐曲逐渐漫延,最后,色彩的乐章达到高峰,在半空中瞬间戛然而止。

书中这样写道:她继续前行,游走于粉红云朵般蓬松凌乱的缤纷牡丹花丛里,以及墨黑色和棕色的郁金香丛与娇嫩纤细的长茎紫藕色玫瑰之间,花儿们宛如甜点橱窗里的糖霜花朵般地晶莹剔透——如同一首饶富色彩的诙谐曲逐渐漫延,最后,色彩的乐章达到高峰,在半空中瞬间戛然而止。

这段文字叙述简直美妙极了,花草之间的移步换景像是把一座法国南方的曼丽花园摊然眼前,已然有香气从文字间如烟一般袅袅升腾。

这段文字叙述简直美妙极了,花草之间的移步换景像是把一座法国南方的曼丽花园摊然眼前,已然有香气从文字间如烟一般袅袅升腾。

两位调香师投注了个人的艺术感受,各据此做了一款香。 Sarah Rotheram 本来想从中取一,最后因为香气都美得难以取舍,就都留下来了。所以夜色温柔,实际上是黑白两款香。

两位调香师投注了个人的艺术感受,各据此做了一款香。 Sarah Rotheram 本来想从中取一,最后因为香气都美得难以取舍,就都留下来了。所以夜色温柔,实际上是黑白两款香。

就如同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他们经由文学诠释出的两款香水也截然不同。白色标签的Scherzo,是法国调香师Mathieu Nardin的作品。Scherzo是个来源于意大利的冷门单词,意为诙谐曲。

就如同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他们经由文学诠释出的两款香水也截然不同。白色标签的Scherzo,是法国调香师Mathieu Nardin的作品。Scherzo是个来源于意大利的冷门单词,意为诙谐曲。

Scherzo有着纱一般的质感,用蜜橘、艾蒿跟乳脂做前调,玫瑰、水仙跟乌木延伸出力道,微甜轻柔。它对应了菲茨杰拉德对青春幻梦的执迷,香气犹如缤纷饱满的色彩恣意奔放,甜美迷人。

Scherzo有着纱一般的质感,用蜜橘、艾蒿跟乳脂做前调,玫瑰、水仙跟乌木延伸出力道,微甜轻柔。它对应了菲茨杰拉德对青春幻梦的执迷,香气犹如缤纷饱满的色彩恣意奔放,甜美迷人。

黑色标签的Tender则由法国调香师 Bertrand Duchaufour创作,前段风信子、胡椒跟荔枝莱姆酒十分鲜明,中段用番红花、牡丹跟洋甘菊铺陈,后段的乳香跟琥珀很明显,三段转折,最后停留微微温润的皮革花香调。味道魅惑、绵延,却不失纯真,构筑了一个绝美又馥郁的余韵,演绎了菲茨杰拉德对过去永难忘怀的眷恋流连。

黑色标签的Tender则由法国调香师 Bertrand Duchaufour创作,前段风信子、胡椒跟荔枝莱姆酒十分鲜明,中段用番红花、牡丹跟洋甘菊铺陈,后段的乳香跟琥珀很明显,三段转折,最后停留微微温润的皮革花香调。味道魅惑、绵延,却不失纯真,构筑了一个绝美又馥郁的余韵,演绎了菲茨杰拉德对过去永难忘怀的眷恋流连。

每个读者对同一本小说的感受都是如此地私密且独一无二,香气也是如此。Scherzo & Tender 就像是一对双生子般,各自独立却又有着如此亲密的关系,探索着嗅觉上的对比与相依。

每个读者对同一本小说的感受都是如此地私密且独一无二,香气也是如此。Scherzo & Tender 就像是一对双生子般,各自独立却又有着如此亲密的关系,探索着嗅觉上的对比与相依。

你知道的,香气是一种叙事,比诗美丽、比小说隽永。喷上这款香的你,是去往9点派对的路上。灯初上,夜未央,闻香初识美人面。黑礼帽的男士附身在耳侧:Lady,你身上有一段久远的故事。

你知道的,香气是一种叙事,比诗美丽、比小说隽永。喷上这款香的你,是去往9点派对的路上。灯初上,夜未央,闻香初识美人面。黑礼帽的男士附身在耳侧:Lady,你身上有一段久远的故事。

由文字衍生的一场馥郁筵席,如爱丽丝梦游仙境般牵引你探寻二十年代的纸醉金迷,而随着香消沉定,醒来悠悠空梦。 欢迎光临,这一趟蜿蜒的感官之旅。

由文字衍生的一场馥郁筵席,如爱丽丝梦游仙境般牵引你探寻二十年代的纸醉金迷,而随着香消沉定,醒来悠悠空梦。 欢迎光临,这一趟蜿蜒的感官之旅。

 


相关阅读